国产仿制药要下好“两手棋”

88%。    。开展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首要目的不仅耗时长且花费不菲动辄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88%。

    
开展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首要目的不仅耗时长且花费不菲动辄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企业为了营利势必将这个成本转嫁给患者。且药企对仿制药优质优价的呼声较高甚至要求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在价格上与原研药同等对待。假如不对药价上涨事先做好防范随着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的增加很容易形成一波不小的涨价潮。  
不少地方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提出了价格管控措施。

  比如江苏、四川、陕西等省要求在本省销售的仿制药为全国最低价;广西要求以全国最低五省入围价的平均值作为挂网参考价;上海则要求仿制药议价结果一般不得高于原研药或参比制剂价格的70%。但除了限价之外还应给予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更多优惠政策比如优先纳入医保报销目录、扩大报销比例等用以量换价等方式帮助企业消化一致性评价增加的成本。

    
但更应该防范的是一致性评价可能对廉价仿制药产生逆淘汰作用。廉价仿制药的利润本来就很薄这些药对成本波动更为敏感当药企认为廉价仿制药申请一致性评价得不偿失时他们也许会放弃这类药。因成本原因异国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廉价仿制药必然会渐渐淡出市场。
药品的质量与价格两者存在紧密的内在联系。惟有下好质量与价格两手棋方能避免顾此失彼为患者提供质优价廉的国产仿制药。